正版马会免费资料 白小姐资料 > 正版马会免费资料 >  

这些人凭啥四岁就当上股东 还能拿近40万年分红

更新时间: 2021-02-14

  原标题:超羡慕!他们四岁就当上了股东,还能拿近40万年分红!凭啥?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保障农民财产权益,壮大集体经济。事实上,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试点早已在进行。2015年,全国就建立了29个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。

  安徽光华村落实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年年分红人人有份

  2017年12月14日上午八点半,在安徽省天长市光华村的综合服务中心里,村干部们正忙着为马上要开的分红大会做准备。

  安徽省天长市光华村村干部 王玉虎:这个在我们村来讲是最大的一件事了。

  分红,是光华村眼下最大的一件事。自从2015年光华村开始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后,今年已经是第二次给村民分红了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简单来讲,就是要把以前归村集体所有的资产真正变成村民实实在在的收入。刨去承包给村民个人的资产外,在我国广大农村,几乎每个村都会有像厂房,办公用房,鱼塘,荒山等集体资产,这些资产以前都是老百姓“看得见、摸得着、管不着”的,那现在就要拿到阳光下来分红,人人有份。回忆起最初开始产权制度改革的时候,光华村党总支书记任保贵说,当时心里是五味杂陈。

  安徽省天长市光华村党总支书记 任保贵:原来财产的收益,都是村里用,我们当时用钱,也就是村两委开个会,甚至有时候都不需要开两委会,书记主任碰下就行了,我们把钱全部分给老百姓,那我们自己以后干事用钱怎么办。

  尽管有很多疑虑,但是改革还要进行。光华村成立了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负责运营集体资产,而村支书任保贵又多了一个身份,光华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监事长。通过清产核资,光华村的经营性资产为117.49万元,折股量化到3225人,按照一块钱一股,每个村民占有364股。拥有股份之后的村民就变成了股东,在对集体资产享有占有权的同时还获得了收益权,也就是说集体资产赚的钱要给村民股东分红。眼下,马上要分红了,可是任保贵还有一笔钱没有拿到手。

  任保贵:要钱工作到年终是我们最重要的,村干部起得比鸡早,要钱比黄世仁还狠,就是讲的这个道理,我们现在要钱真的比黄世仁还狠。

  任保贵准备去要的这笔钱是一笔投资收益款项,去年村里把镇里划拨的100万元专项资金入股到光华现代农业园,今年获得了10万元分红。数钱、开收据,任保贵拿到最后一笔分红款后,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自打入股农业园之后,任保贵每天都会来这里转转。

  任保贵:什么果子成熟了,什么果子的产量有多少,这我都知道的,他经营得好,他可以多分一点给我们,他经营得不好,他就少分一点给我们。

  今年光华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除了农业园的10万元投资收益,还有出租村集体的房屋,农机大院,光伏发电等总共大约有57万元的收入。

  经过村集体核算,留足归村集体的公积金、公益金和非经营性资产维护支出后,剩余大约36万元可用于分红,平均每人可以分到110元。

  来领钱的村民们都随身带着一个红色的小本子,这是按户发放的股权证书,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他们股东身份的象征,也是他们的骄傲。

  今年四岁的范振俊也是股东之一,跟奶奶一起来领分红的钱。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领钱了。

  任保贵:我们2016年分红是,每人分了100元,2017年分红每人分了110元,但到2018年怎么弄,你不能越分越少,如果越分越少的话,那肯定你工作有问题。

  分红大会结束后,任保贵马不停蹄地开始继续为村集体找钱,他首先想到的是眼前这50亩地,今年4月份租期就已经到了,可是承包户并没有清理种植的苗木,也没有续交承包费,导致这50亩土地至今还没有发包,没有产生收益。这让任保贵既心疼又着急,他不得不再次找来承包户徐志勇协商腾出承包地。

  任保贵其实是硬着头皮把徐志勇喊来的,一方面是因为同是光华村的村民,从情分上说任保贵开不了口;另一方面他知道徐志勇经营不善,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收回成本,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。这50亩地属于村里的集体资产,村里3000多名股东都关心着这块地的收益,这对任保贵来说是一个无形的压力。

  任保贵:原来能不得罪人的事情,尽量就不得罪人了,就是能得罪人的事情,有时候拖拖就过去了,现在不行了。

  得罪人的事,任保贵不想干也得干,因为这涉及到全村村民的利益。商量了半天,任保贵还是没能让承包户尽快腾出承包地,他说实在不行,就只能通过走法律程序了。

  其实像光华村遇到的,虽然村里有经营性资产,但是却拿不到收益的情况在我国农村长期存在。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,改革开放要加大力度,在经济体制改革上步子再快一些,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,推进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取得新的突破。

  水库秒变小金库,租金上涨27倍

  2015年6月30日,安徽省天长市完成了清产核资的工作,全市村级集体共有经营性资产4303万元,资源性资产面积3.1万亩,但151个村子中有24个是负债村,有的村子今年就不分红,兴隆社区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今年,天长市兴隆社区收入虽然超过了17万,结余也有16万多,但是它却不能分红,因为2015年进行清产核资的时候,兴隆社区是负资产,所以只能够成立集体经济合作社。等还清了债务,进行改组之后成立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,才能够向股东发放股权证,进行分红。

  安徽省天长市兴隆社区党总支书记陆兆平:以前年收入两万块钱不到,通过2015年股份权能改革之后,特别是去年,我们一下子收入增加到15.5万元,在我们全镇是最高的。

  如今,兴隆社区是镇里收入最高的社区,但在2015年进行清产核资的时候,也是全镇负债最多的社区之一。老陆也是有苦说不出,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两年的大旱,导致庄稼绝收,村里垫付了当时需要村民缴纳的公积金、公益金、管理费和五项乡镇收缴的包括计划生育费、民兵训练费等在内的经费共计96万元,这笔亏空一直没有收上来,村里只能一点点还,今年终于还清了最后的8万元外债。

  虽然兴隆社区今年还不能分红,但有些村民已经开始着急了,组队来找陆兆平反映情况。他们都是经过界定不属于合作社成员,不仅今年没有分红,以后合作社即使赚钱了,也拿不到分红。而成员身份的界定,也是这次改革中最大的难点。

  兴隆社区一共有常住人口6000多人,其中户籍人口4012人,但只有2580人获得了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身份,这个身份直接关系着村民能否变成股东获得分红。为了确定身份,兴隆社区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完成。天长市2016年出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界定指导意见,将人员类型细分为13类,其中包括外嫁女在内的8类人员可以确认为成员,而对于非农业人口、公务员等五类人员则不能够获得成员身份。前来咨询的这些村民都不符合成员身份的要求。

  陆兆平:以前根本没有人问,因为与他们无关,现在不行了,现在你马上给他分钱了,他能不跟你急。

  村民们以前对村里的事务并不在意,可是现在却都希望能够争取到成员身份,因为他们发现,村子里的资产居然能赚很多钱。

  像大多数村子一样,收租金是兴隆社区集体收入的一个来源。改革之后,这个废弃老村部的租金从以前的6000元涨到了8000元,涨幅达到30%。但在老陆看来,这个涨幅还不值得一提。这个面积为260亩的小二型水库,是他眼中的小金库。在没有进行股权改革之前,承包收入每年只有1500块钱。股权改革之后,他们决定把这个水库面向社会公开发包,每年的租金为8000元,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竞标的时候,居然拍到了四万二,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

  就这样,水库的租金从1500元直接涨到了4万2,涨了27倍。水库的租期为十年,租金一共是42万。按照合同要求,第一次先付32万,剩下的10万元要在2018年内付清。为了确保剩余的10万元不打水漂,老陆今天又专门找了承包水库的王庆安看看经营情况。

  粗粗算下来,八九万斤鱼、四千多只鸭子、每天三千多枚鸭蛋,这么多家底让老陆心里有了底,这10万元尾款对王老板来说,应该不算难事。

  随着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推进,天长市所有的集体资产交易,全部要纳入天长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,公开招标,底价由村民商议决定,客商竞标,价高者得。天长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自2017年5月挂牌,短短7个月的时间里受理了农村产权交易项目76个,成交项目42个,成交总金额约为957万元,增值额约为36万元。

  除了水库变成了小金库,兴隆社区还把60亩土地进行流转,收入从八千元提高到了四万五千元;此外,还开辟了一个露天场地,每年的租金为1200元,这些收入让陆兆平越算越兴奋。

  过去,村里集体经营性资产的收益还要用做村两委的办公经费等基本支出,如今市级财政根据村子规模大小分别给与5万、7万、9万的补贴,用于行政事务开支,解除了村干部的后顾之忧。

  不过眼下,老陆不得不面对一项巨额开支,就是兴建服务大厅,这栋楼从建设到投入使用大概需要120万,除了上级批款和对口单位的支援,还有60万需要自己承担,而这笔钱只能够从村委会的账目上出,这意味着老陆又要欠债了。

  陆兆平:以前我直接把它,拿过来用就行了,现在不行了,还得我们自己去想办法,还要慢慢地去积累,去想办法,把这个盖楼的钱解决掉,所以我们还要挣更多的钱 。

  陆兆平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下一步的打算,一是要搞光伏发电,二是要在高速路旁建高炮广告,虽然投资大,但后续的收益还是很可观的。

  陆兆平:老百姓所看到的实惠,就是真金白银,你能发我钱了,给我钱了,就是最大的实惠,对不对,你多分一点,老百姓给你的称赞,就多一点,掌声就多一点,如果你分少一点,不如人家,老百姓绝对是对你不认可的。

  半小时观察:壮大集体 造福个人

 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,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,必须始终把解决好“三农”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。而产权制度改革无疑就是农村改革重点之一。手握着巨额资产,却没有产生该有的收益,这是我国农村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,或者因为抹不开情分,或者因为是公共资产而随意支配,农村集体资产长期是一笔糊涂账。不过随着产权制度改革的步伐加快,这一积弊正在得到纠正。截至2016年,天长市村集体经营性收入达1411万元,预计2017年将超过1800万元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集体资产管理方式、经营方式和分配方式的重大变革,是促进农村集体资产保值增值、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的重大制度创新。其根本目的正如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说,是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

 

责任编辑:柳龙龙